媒体报道
创新需要什么样的精神—— 50年前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启示(下)

  经历了“大兵团作战“式科研的挫折,人工全合成胰岛素工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中。面对失败,有人悲观失望,提议下马。但原本对项目不感兴趣、中途参与的有机所时任代所长汪猷院士却坚定地主张继续做下去。1961年,聂荣臻参观生化所时说:“人工合成胰岛素100年我们也要搞下去。”在困难中坚持不懈,正是科研人员和决策者的这一精神,使得人工全合成胰岛素能最终成功。

 

  在苦闷中坚持不懈

  经过整顿,生化所决定保持近20人的精干队伍稳扎稳打,由王应睐和王芷涯领导,继续胰岛素B链合成和提高胰岛素拆合水平。有机所汪猷领导徐杰成、张伟君等人“打扫战场”,对过去合成的小肽进行分离鉴定。北京大学化学系也把胰岛素工作坚持了下来,陆德培和李崇熙选择了A链一个小片段作合成。

  1961年到1963年,被称为胰岛素合成工作中最苦闷的阶段。曾经轰轰烈烈的大项目在这一阶段只有生化所、有机所、北大化学系剩下的二三十名精干力量以坚韧的意志缓慢而又踏实地工作,默默地耕耘。

  1963年8月,在青岛举行的一次全国性的天然有机化学学术会上,生化学、有机所的代表和北大化学系的代表各自汇报在胰岛素合成方面的研究进展,惊奇地发现对方仍在坚持工作。在国家科委和中科院的撮合下,中科院与北大再次进行合作。由北大合成A链前9肽,有机所合成A链后12肽,生化所仍然合成胰岛素B链,并承担A链和B链的组合工作。三方通过协作组开展合作,王应睐任协作组组长,汪猷任副组长。

  三方吸取以前的教训,约法三章:不搞上海的胰岛素,不搞北京的胰岛素;不搞这个单位的胰岛素,不搞那个单位的胰岛素;不搞你的胰岛素,不搞我的胰岛素;联合起来,一心一意搞出“中国的胰岛素”。北京大学研究人员到上海有机所实验室共同进行A链合成工作,主要由汪猷负责;生化所方面由钮经义、龚岳亭领导有机合成组继续进行B链合成;杜雨苍、邹承鲁领导拆合小组继续提高重组活性。

  人工合成胰岛素的工作在坚持中,重新走上了正轨。

  

    在严谨中取得成功

  重新组合的科研团队对数据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在有机所,为了确定每步缩合产物的纯度,每一个中间体都要通过分析、层析、电泳、旋光测定、酶解及氨基酸组成分析。其中任何一项分析指标达不到,都要进一步提纯后再进行分析,力求全部通过。这被称为“过五关、斩六将”。被北大派往有机所工作的汤卡罗回忆说:“汪先生每天要查看实验数据,每得出一个产品,都要求看电泳、纸层析等8方面数据。”

  正是在这种严格的要求下,胰岛素工作一步一个脚印,稳当地向前推进。1964年8月,B链30肽成功合成。1965年5月21日,观察到世界上第一个人工B链和天然A链的人工半合成胰岛素的结晶,至6月8日完全证实取得人工B链与天然A链重组成功。

  1965年5月,A链合成。1965年6月11日,获得了人工A链和天然B链的人工半合成胰岛素的结晶。

  1965年9月17日,经过近7年的努力,生化所与北京大学及有机所等单位合作,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用人工方法合成的、具有生物活性的蛋白质——结晶牛胰岛素。

  这是中国科研工作者的成功,更是科学精神的胜利。

   

  《上海科技报》 2015年10月8日 A1

  作者:耿挺